白宫首席摄影师皮特·苏扎镜头下的总统

时间:2012-10-02 10:07 | 来源:未知 | 点击:

核心提示:抓住总统的 奥巴马在选择领带颜色上非常小心,党的代表色蓝色仅以微弱优势领先于党的代表色红... 今天该穿什么——国外的形象 “总统知道我不会对外公布我在会议里听到的内容,也不会公开他为历史所做的一切。我们这种牢固的关系还在不断加深。”苏扎对南方

  抓住总统的

  

  奥巴马在选择领带颜色上非常小心,党的代表色蓝色仅以微弱优势领先于党的代表色红...

  今天该穿什么——国外的形象

  “总统知道我不会对外公布我在会议里听到的内容,也不会公开他为历史所做的一切。我们这种牢固的关系还在不断加深。”苏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  苏扎坐在椭圆办公室的等候区域,奥巴马的女儿萨沙走过来,苏扎悄悄。萨沙进了办公室,偷偷躲到沙发背后匍匐前进,打算给她正在专心阅读文件的父亲一个突然袭击。苏扎拍下了这个场景——被恶作剧的奥巴马。

  (鸣谢美国提供照片版权)

  2010年,在得克萨斯州大学的一间室外,白宫巡访主任马文·尼克尔森站上磅秤,认真地调节砝码称量体重,奥巴马从他背后伸出一只脚,满脸坏笑为他增重——这是恶作剧的奥巴马。

  

  皮特·苏扎被逗笑了。他正站在总统和选民之间,为自己的拍摄寻找一个好的角度。从2012年年初美国预热开始,白宫首席摄影师苏扎就一直跟着奥巴马四处巡讲。在12月17日正式投票开始之前,他要记录下奥巴马为连任所做的一切。

  另一张照片里,穿西装打领带的奥巴马正被一个小男孩拍脑袋。那是一个白宫工作人员的儿子,别人告诉他:“你的发型和奥巴马一样。”他想亲自检验一下,奥巴马很配合地躬下身子。最后,小男孩心满意足地拍了拍奥巴马的脑袋,说:“你有很多白头发。”

  在得克萨斯大学的室外,白宫巡访主任马文·尼科尔森称量体重,总统悄悄把一只脚踩在秤上,马文还以为自己重了很多。这张在网民间流传甚广的图片也是苏扎拍摄的。(皮特·苏扎/图)

  这六年的照片后来被苏扎精选成图册《伟大的画面,走近里根总统》:里根的第二次就职典礼、“挑战者号”航天飞机爆炸、会见戈尔巴乔夫、与迈克尔·杰克逊交谈等重要时刻,都在苏扎的照片上定格。凑巧的是,兰登书屋2004年6月出版这本书的时候,里根总统刚刚逝世——苏扎是这场葬礼的摄影师。

  有时候,坐在这张桌子上的是那条叫做“阿博”的“美国第一犬”。总统的桌子、总统的狗、总统的家庭,都是历史和的一部分。奥巴马刚上任时,苏扎拍过一张他和米歇尔抵着额头对视的亲昵照,那是在一台货梯里,旁边站满了白宫工作人员。另一张是在一座篮球场,奥巴马与夫人热吻,满场热情的球迷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。

  

  2007年奥巴马开始张罗着竞选总统,苏扎向东家《论坛报》提议出版一本关于奥巴马的书。那时很难进入竞选后台,出书,是苏扎能想到的惟一办法。但是论坛报了。

  奥巴马喜欢这张照片:“它能提醒我不要太自以为是。3岁小朋友能在椭圆办公室拍我的头,这可以让我保持幽默感。”这照片后来在白宫西塔展出了整整一年半。

  奥巴马在巴黎的美国台阶上合和助手谈话,席地而坐也是奥巴马的习惯之一。(皮特·苏扎/图)

  事实上,奥巴马并非苏扎拍摄过的第一位总统。早在1983年6月到1989年期间,他就曾作为时任白宫首席摄影师迈克·埃文斯的雇员,为总统里根拍摄。

  常年将镜头对准一个人,MAX9951MAX9952 特性、应用、数。苏扎不希望“所有的照片看起来都一样”,他要不断尝试:低角度、高角度,侧面、背面……有时他不得不趴在地上,手肘顶着地面,握着沉重的相机静静地等上许久,身上还背着另一台相机。“因为你并不确切知道哪个角度比别的角度更好。”苏扎说。

  在学校,苏扎自己制作了样书,第三次向论坛报提出,同时奉上样书拷贝。在随书寄去的字条里,苏扎甚至写道:我可以购买自己拍的照片去出版这本书。这回,他们的回复是“也许行”。

  苏扎最著名的照片拍摄在白宫战情室。海豹突击队击毙本·那天,包括副总统拜登、国务卿希拉里等在内的十几位白宫大人物围坐一团,盯着实时传送的大屏幕,奥巴马被挤在一个角落。中国网民对这照片的评论是:“在美国当总统太窝囊了。”

  网络编辑:小碧责任编辑:袁蕾

  “让总统见鬼去吧,我们在镜头前做做鬼脸。”苏扎官网的图片注释中这么写道。

  奥巴马在总统办公室打电话给一位,讨论美国医疗方案。比起党人正襟危坐的工作方式,寻求“变革”的党人奥巴马,不是踩在凳子上打电话,就是把两脚翘在桌子上谈工作,思考美国前途时,典型动作是抱着一只橄榄球。(皮特·苏扎/图)

  白宫奥巴马夫妇在去就职舞会的电梯里,奥巴马怕妻子冻着,脱下外套给她穿上。在场的人都试图视线不要看着他们俩。(皮特·苏扎/图)

  奥巴马的后脑勺是个不错的选择,从那里对焦拍摄会议,椅背上的金色字母“president”也可以成功吸引眼球;白宫工作人员的臂弯、胳肢窝,也是相机镜头时常借助的衬景,奥巴马躲在这些虚焦的肢体后,总是满脸严肃;玻璃酒杯的效果最神奇,在它内外可以映射出两个奥巴马:一个真实的奥巴马,一个虚幻的奥巴马——这像个隐喻,道出了决定美国前途的每张选票的内涵。

  苏扎的办公室离椭圆办公室只有十来米远,但他很少呆在那里。只有守在椭圆办公室门外,才让他感到放心。他会在合适的时间进入总统办公室,踮着脚尖,步子放到最轻,尽可能不用闪光。他用佳能5DMarkⅡ相机而不是尼康,“很大程度上因为它更安静”。

  中国人喊了一百多年的中山装,在被称为毛装(MaoSuit)——中山装被穿...

  这是苏扎在白宫为奥巴马拍摄的第四个年头。

  无数邮件和电话后,出版许可终于在2008年4月上旬的一个周五拿到,苏扎在办公室爆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大喊,“我想我大学里的同事一定都听到了”。

  

  苏扎日常最重要的工作之一,是拍摄总统和各色人物的握手照。这种照片至少占到了照片总数的5%。剩下的,就是苏扎创作的时刻。

  总统奥巴马和奥巴马

  立大学恰在这时发来邀请,苏扎去了大学教书。临走前他追问出书的事,得到的回复仍然是:不行。

  至于苏扎,奥巴马用“老夫老妻”来形容他和自己的关系。事实上,他们的合作从2005年就开始了。

  另外一部分照片会悬挂在白宫西塔展示。每隔几周更换照片时,那里都会被赶来一睹为快的白宫员工围得水泄不通。奥巴马也来凑热闹,他会蹲在照片前,吹着口哨说:“我喜欢这张。”

  的

  拍摄过的存储卡,交给一位已经在白宫工作了25年的照片档案保管员。这些照片无论好坏,都将被永久留存。最好的那些图片,会被放上Flickr。

  苏扎喜欢里根和夫人南希在一起的照片。一次在牧场,南希从马背上下来,脚尖刚刚触到绿色的下马阶,就迫不及待扑进里根怀里。苏扎记录下这一刻:“好像两个人在。”另一次是圣诞节,七十多岁的里根穿着一身臃肿的“圣诞老人”装,两颊通红。夫人南希满脸笑意,搂着里根的脖子坐在他腿上,露出两排牙齿。

  那场大雨也给苏扎带来了不小的麻烦:他要拍好照片,同时保持器材干燥——“没有人为我撑伞。”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CBA这待遇和总统一样。“总统提前了一小时开讲,也比计划的更早结束。他不想让人们在雨中等待。”苏扎说。

  二郎腿会议的传统

  “做好这份工作的关键在于‘接近’和‘信任’。”苏扎说。在这方面,福特总统的摄影师康纳利是位大师。他曾经拍过福特夫人在自己家中穿着浴袍望向窗外的背影——总统夫妇几乎每晚都要邀请康纳利上楼喝几杯,他是他们在晚间惟一的客人。

  2012年7月14日弗吉尼亚的那场暴雨来得很突然,奥巴马在大雨中跑上,浅蓝色的衬衣已经湿透,紧贴着双臂。

  人们回过头来看2012年美国或许会发现:决定此次的关键一天并非投票日,而是刚...

  四个月后,奥巴马当选总统。苏扎发了条短信给奥巴马的总监罗伯特·吉布斯:我对白宫摄影师的职位有兴趣。几星期后,他接到了白宫的邀请电话。

  有张照片是奥巴马“盖帽”雷吉·诺夫——后者是奥巴马的私人助理,曾经的全国大学篮球联赛明星。奥巴马对这张照片很得意,利用总统“”,把它悬挂了两个月。

  “人们看到他的反应、同他说话的样子都很有趣。”苏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对于来说是很重要的部分,而总统并不是惟一重要的。”

  苏扎最终没能好自己的相机。当天被淋湿的大概还有十来个摄影师,他们拍摄的照片在网络上迅速流传,被网友拿来对比的,是几个基层干部和为他们撑伞的秘书。

  这让他得以进入白宫的任何地方,参加任何等级的机密会议,拍下他想拍的一切。有时他会拍摄一整圈正在开会的二郎腿——在白宫的各种会议上,官员们似乎永远是这种坐姿。他曾用两个美国委员会人员的二郎腿做近景,穿过半个椭圆办公室,被虚焦的奥巴马正在两只脚尖后,和某个国家元首通电话。

  四年前,奥巴马正式宣誓就职第44任美国总统那天,苏扎从早上七点半就开始忙碌。那天他早早躲在角落,捕捉到奥巴马踏入椭圆办公室的第一步。几年前他在《论坛报》做摄影记者的时候,拍过另一张照片——那时还是联邦的奥巴马,正跑步踏上大楼的阶梯。

  白宫临时员工卡尔顿带着家人与奥巴马说再见。他的儿子想看看奥巴马的发型是不是真的和他一样,奥巴马配合地躬下身子。(皮特·苏扎/图)

  清算奥巴马

  这本叫做《奥巴马的崛起》的摄影集7月上市,迅速进入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排行榜。

  “我知道站在这里的都是死忠粉,不会因为一场‘小雨’逃脱。”他眯缝着眼,揩了揩鼻子上的水珠,“不过以我对米歇尔的了解,女士们,我要为你们一团糟的发型说声抱歉。结束后,我大概要请每位女士免费去次美发店了。”

  从2009年5月起,白宫开始在Flickr上展示四位摄影师的作品。除苏扎外,他们一位跟拍副总统拜登,一位跟拍,另外一位女摄影师跟拍米歇尔·奥巴马。每周,四位摄影师要为白宫拍摄8000至20000张照片,苏扎本人每天拍摄的照片是500至1000张。按照苏扎常用的佳能5DMarkⅡ计算,每150天就会耗尽15万次准确快门次数——这意味着苏扎每年要更换2次相机。

  苏扎希望自己能为“50年乃至500年后的人们”描绘的,是另外两个奥巴马:总统奥巴马和奥巴马——总统奥巴马“在办公室里总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带”;“竞选时就换上休闲长裤、开领衬衫”;普通人奥巴马喜欢在篮球场上盖帽,那时他就穿上“t恤短裤”。

  当选总统的奥巴马正准备进入总统办公室,临出发前,他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着装。(皮特·苏扎/白宫首席摄影师皮特·苏扎镜头下的总统图)

  一样的是对总统的调侃。有次里根和白宫工作人员会见几个穿戴整齐的小学生代表。苏扎在不远的地方举着相机,一个金发突然跳过来,斜侧着身子冲到镜头前把嘴巴扯得老大。

  2012年7月14日在弗吉尼亚竞选巡讲时,奥巴马与选民一起淋雨的照片,曾经迅速在中国网民间广泛。(东方IC/图)

  为里根拍摄的时候,苏扎要比总统小近五十岁;为奥巴马拍照,苏扎比总统还大出几岁。年龄和政党的分别让两位总统在镜头前的表现截然不同。

  

  倚仗老关系,宣布竞选那天,苏扎还是在后台拍了不少照片,但它们没能刊登在第二天的上。连续跟拍了几个月,苏扎的照片没几张被发表。他感到。

  在肯尼亚——奥巴马父亲出生的地方,苏扎第一次意识到奥巴马的存在“对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”:在一座小建筑里,奥巴马结束了和当地NGO的会议后,专车,但那里已被上千当地团团围住。“他们只是想见见他。”苏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,“想见见一个非洲族裔的后代,这种象征意义冲击了我。”那张照片至今挂在苏扎的白宫办公室里,和南方周末记者说话的时候,他正看着它。

  一群穿着红色队服的年轻人击掌相庆,奥巴马一个人在一边趴着做俯卧撑——没人把目光投向他。对手进球,自己受罚,总统也得遵守规则。

  在那前一年,伊利诺伊州奥巴马当选了联邦。《纽约时报》作家杰夫·泽莱尼邀请苏扎用镜头记录奥巴马。那几年,苏扎跟随着奥巴马去了肯尼亚、南非和俄罗斯等七个国家。

  小小身份证,卡住奥巴马连任?

  偶尔休息,里根一身牛仔,在牧场骑马;奥巴马汗衫短裤,打球或者逗狗。

  

  “一张照片很难描述一位总统。我想告诉人们的是,去看所有我拍的照片,把它们放在一起,就可以准确地看到总统是什么样。”苏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。

  有时候他会从奥巴马的角度看过去:透过车窗,那些热情的黑人选民们举着用纸箱做成的牌:“4moreyears(再多四年)”。

  

  1985年一个白宫宴会上,南希·里根(中)一手拉着伊丽莎白·泰勒(左二),一手从后面偷偷碰里根(右二),希望能引起正在谈话的里根的注意。(皮特·苏扎/东方IC/图)

  奥巴马在战情室里被挤到角落的那张照片,涉及的场景也是绝密范畴。那时很紧张,“一分钟像一小时一样”,十几个人走进小会议室拉到把椅子坐下,晚一步就只能坐在一边去。苏扎待在另一个角落,拍了一百多张照片。被放上图片网站Flickr的那张,做了保密处理——希拉里面前的那份文件,被打上了马赛克。

  从丘吉尔的波点领结到孙中山的“中山装”,从肯尼迪的“单排扣西装”到克林顿的“制...

  一张照片里,他站在白宫办公桌前和知识产权执法协调官谈话,中间是协调官的小女儿,她正坐在总统的那张大桌子上,拉扯着裙角望着奥巴马。

  七十多岁的里根,总是正襟危坐在那张大桌子前阅读文件,或者用铅笔戳着下嘴唇出神思考——这是一个被贴着“保守主义”标签的的工作方式。图求“变革”的党人奥巴马,不是踩在凳子上打电话,就是把两只腿都架在桌子上谈工作,思考美国前途时,典型动作是抱一只橄榄球。

  奥巴马不必总是镜头的主角。

  奥巴马常常感觉不到苏扎的存在,这时他总会被苏扎“”:坐在椅子上打盹儿;在椭圆办公室里玩橄榄球;或者满脸焦虑,活生生用两只手指在太阳穴上挤出三道皱纹。

  这段时间,奥巴马马不停蹄地在外巡回。苏扎热衷于拍摄那些选民:专注地看着奥巴马为自己签名的男孩;拿着相机不断拍摄的;还有那些满脸激动,争抢着和奥巴马握手、拥抱的粉丝。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
数码快照

伟星金域华府1014银
伟星金域华府1014银
金域华府,产品涵盖多层、高层、小高层,用富有层次感的规划打造... 详细>>

四海漫游

伟星金域华府1014银
伟星金域华府1014银
金域华府,产品涵盖多层、高层、小高层,用富有层次感的规划打造... 详细>>